免费看黄片,app 未分类 免费费观看软件

免费费观看软件

.630shu.co,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

殷东虽然起步较晚,但潜力大啊,之前爆发的龙威之强,对他们这些老家伙都有影响了,一旦他有机会进入龙巢,比主脉的龙使走到最后的机率更大。

现在七老祖开口让殷东辅助主脉的龙使,听上去是以大局为重,但这是强行要殷东把逆天机缘拱手送给出去,哪怕是送给主脉,五老祖也不甘心。

然而,那一句“大局为重”太重了,即便是五老祖也不能反对,否则,主脉跟他们这一脉的关系,就将出现裂痕。

蒋天佑忽然笑一下,说道:“七老祖稍安勿燥,等殷东结束了战斗,您亲口问下他吧。也许这小子有办法,让主脉的龙使也拥有一个随身空间呢。至于说,让他辅助主脉龙使,弟子觉得,这并不妥。”

七老祖拉下脸来,沉声问道:“什么意思?”

主脉的其余几位老祖也都不高兴,尽管没说什么,可是身周的气息都有些令人压抑。

蒋天佑恍若不觉,淡笑道:“首先,殷东有点一根筋,别说我们这些人给他下命令,就算是他师父的话,他也是有选择的听,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让他浪费那么多时间管闲事。其次,养蛊计划的性质,不允许我们强行干预他们的决定。”

这话也有道理,至少七老祖他们无法反驳。要是殷东不愿意,他们还真没办法让殷东乖乖当主脉龙使的辅助。

七老祖不忿道:“他儿子还要靠师门庇护,让他为大局为重稍稍牺牲一点,为什么不就可以?”

五老祖神色一凛,而蒋天佑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两人心里都十分憋屈,多少年来,他们这一脉为了主脉牺牲,都成了习惯,似乎也让主脉的人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也难怪其他几脉,明里暗里都嘲讽他们这一脉傻,是太傻了啊!

清甜可口小美女就是夏天的味道

三老祖瞪了七老祖一眼,斥道:“不说话,没人当是哑巴!”

七老祖是个直性子,藏不住话,被骂了,不仅没闭嘴,反而梗着脖子说:“我说得不对吧?要不是主脉的圣祖震慑,其他几脉的半步圣祖,能不对小宝下手吗?”

五老祖气势一滞,是啊,他们这一脉为了主脉,半步老祖都牺牲了,如果没有主脉照应,虎视眈眈的其他几脉,早就像恶狼一样扑上来,吞掉他们这一脉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蒋天佑也没不管辈分了,淡笑着插了一句:“谁敢动小宝,就等着跟我们这一脉不死不休吧。”

主脉的老祖们都怒了,数道强横的气势暴起,就算不针对蒋天佑,也压迫得他相当难受,不过,很快五老祖身上气势暴起,截断了压向蒋天佑的气势,淡淡的说:“我们这一脉不能说话了?”

“他一个小辈……”

七老祖刚说了一半,就被三老祖拦住了:“行了,闭嘴!”

随后,三老祖说:“老七也没说错,有我们这些老家伙在,还轮不到蒋小子一个小辈口出狂言。”

蒋天佑平时温文尔雅,这时候却尖锐无比:“我家曾太祖为主脉战死的时候,是半步圣祖巅峰了,要是他当年贪生怕死一点就好了,现在老蒋家也有靠山,又何至于,呵呵。”

一声呵呵,道尽所有。

主脉的老祖们都很难堪,这个脸打得太狠了,哪怕他们为尊为长,也不能斥责蒋天佑。但,也因此他们更要保证主脉的绝对优势。

同样的,五老祖心里的念头也更坚定了……绝不答应为了主脉,牺牲殷东父子!

只不过,他独力难支,哪怕这个小世界是殷东发现的,也是蒋天佑回师门报信,掌门派了七位老祖过来,却有六位都是主脉的,他们这一脉,只有他一个,掀不起什么风浪啊!

那么,也就只有如蒋天佑这小子摆出的态度……谁敢动殷东,就要跟他们这一脉不死不休了!

五老祖的心念坚定,却并没有说出来,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护着蒋天佑,也等于是表明了态度。

三老祖眼里闪过一抹阴霾,语气却更温和了:“老五,知道的,老七有口无心,他也是担心殷东父子的安危。”

“多年的老兄弟,我懂的。”

场面话,五老祖也得说一下,毕竟是处在弱势的一方,没底气掀桌子。

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再聚在一起,气氛就尴尬了,他转头对蒋天佑说:“去照看小辈们吧,历练有危险,但伤亡也不能太大了。主脉家大业大折损几个没事,我们这一脉可是青黄不接,折损一个都不行。”

虽说是不能掀桌子,五老祖到底心里不舒坦,说了两句酸话,撵走了蒋天佑。

他这么一说,主脉的老祖们表情都有些变了,三老祖说:“老七,也留下照看小辈们吧,这个小世界对小辈们而言,还是过于危险了一些。”

偏偏把七老祖留下,除了保护小辈们,分明还有想让他找机会敲打殷东的意思,但五老祖没理由阻拦,也不可能留下来守护殷东,而是要往小世界深处去探索,寻找突破的机缘,否则,他们这一脉跟主脉的差距会拉得更大了。

所幸,主脉现在处在群狼环伺的危机中,担心其他几脉夺权,也需要他们这一脉支持,不敢公然撕破脸皮的。

现在就希望殷东脑子清醒一点,不要向七老祖屈服了!

殷东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感,却不知危机来自何方,他正准备袭击一条翼蟒的,也因此退缩了,一个虚空闪烁,躲进了旁边的岩石裂隙中,然后放开感知力,观察仍在混乱厮杀的翼蟒群。

这里的翼蟒实在太多了,算上他袭杀的,还是翼蟒自相残杀而死的,至少有数百条了,但是他的感知当中,仍然是黑鸦鸦的一大片翼蟒在疯狂撕咬着,撞击着,难以计数。

“贝壳大神,我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危机感,可能是被什么恐怖的存在锁定了,有没办法帮我隐藏起来?”

殷东一阵心惊肉跳,不敢大意,赶紧向神秘贝壳求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