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黄片,app 未分类 什么软件可以看美女直播

什么软件可以看美女直播

月黑风高夜。

百里落嫣与闾丘默霆还有冷月离若。

三个人一起悄然行在这寂静的夜里。

三个人都不是弱者,所以行止之间,没有丁点的声响。

……

而此时此刻的八皇府里。

羽轻泽正慵懒地斜倚在榻上,冷白如玉的手指上捏着一只白玉酒盏,盏内是红艳艳的液体。

男子时不时地便轻抿一口。

唇色红润,唇角处,竟然还挂着一缕红色的酒液。

本来就是丰神清绝的男子,被这缕酒液一衬,倒是越发显得艳丽多娇。

特别是眉心的那点殷红的红痣,居然越发的鲜艳欲滴起来。

就连烛火下,那本来有些苍白的肤色,这一刻似乎也多了一抹淡淡的血色。

姑娘是要铲雪吗?

立在他对面的白发老者,看着这人如此的艳色,也不禁吞了吞口水。

羽轻泽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狭长的一双风眼里,隐隐有寒芒闪烁。

老者忙收回目光,低垂下头。

不敢再多看一眼。

不过声音却还是清晰地传了出来。

“八皇,再有三天便是皇者重选了,不知道八皇是如何打算的?”

青葱般的指尖轻轻地抚弄着手里的白玉盏。

羽轻泽挑起好看的眉眼,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了老者的身上,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唇角却是意味深长地勾了勾。

然后男子缓缓地开口了。

他的声音清隽中略带着几分细细浅浅的沙哑。

“哦,那不知道齐长老觉得我应该做何打算呢?”

齐长老的面色一僵,他倒是没有想到,羽轻泽居然反过来将球又踢还给他了。

但是,齐长老,白发白须白眉毛,也不是白长的,一个老鬼活了这么久,年纪毕竟也没有活到狗身上去。

于是很快的齐长老便开口答道。

“虽然一皇与王并没有明示,但是只怕一旦新皇选举出来,八皇的大权虽不能旁落,但是却也要被分出去一部份,八皇可甘心?”

羽轻泽面上的笑容不改。

眉间的红痣微微跳了跳。

他微微坐直了身子,右手依就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摇晃着白玉盏,左手却是轻轻地扯了扯一缕垂下来的乌发。

然后淡漠的声音里没有丝毫情绪。

“那又如何,而且我这位八皇何时有过权力了?”

齐长老的眉头微皱,微微抬了抬头,目光落在羽轻泽的身上。

语气间含了试探。

“八皇这是在怨怪一皇与王?”

羽轻泽将白玉盏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发出一声清脆的“啪”的一声。

齐长老的面色微变。

只听羽轻泽的声音依就是带着淡淡的散漫。

“这话,不是已经不只一次地在一皇与王的面前提到了吗,所以就算是再多提几遍,那于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吗?”

齐长老的眼睛陡然睁大了。

有些震惊地看着羽轻泽。

不过却还是心慌意乱地为自己分辩。

“属下一向对八皇忠心耿耿,万不会做出这等事儿来的啊!”

羽轻泽的眉眼微弯。

那一张脸,当真是美不胜收。

看着羽轻泽轻轻地抬起手,白玉般的指尖,轻轻地在唇角处一抹。

于是指尖染红。

羽轻泽低垂下眼,看了一眼自己的指尖,然后居然送到唇边,伸出舌头一舔,接着含住自己的指尖,那么一吮。

老者看得心头一跳。

也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嘴巴里这个时候居然有些干干的感觉。

羽轻泽这个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体内同时具有异族血脉还有人类血脉的缘故。

简直美得不像话。

这张绝美的面孔,还有那眉间的一点朱砂。

如果不是亲眼见识过太多次,这个男人的狠辣手段了,他只怕也会为着这样的一张脸沉沦吧。

古人有句话说得很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倒是不假的。

羽轻泽的嘴角含笑,只是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却是闪烁着点点寒芒。

他的声音里带着缱绻的笑意。

只是这声音入耳,却如同刀锋一般,割得人生疼。

“呵呵,齐长老这是拿我当傻子吗?”

齐长老一怔。

本来是还想要再继续为自己辩白几句,不过羽轻泽却是抬了抬手,阻止了他要说的话。

他一仰头,喝尽了杯中酒。

然后悠然一笑。

这一笑,看得齐长老不禁就是一呆。

当真是展颜一笑百媚生,天下女儿皆无色。

羽轻泽扫了一眼窗外,然后朱唇微启。

“我累了,齐长老先下去吧。”

齐长老回过神来了,忙抱拳施了一礼,便匆匆退下了。

齐长老离开了。

羽轻泽那双狭长的凤眼这才眯了眯。

左手的指节敲打着面前的小几。

发出有节奏的轻响。

很快,慵懒的声音带着几分迷人的醉意缓缓响了起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既然是老友,来了怎可不现身一见。”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

冷月离若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一向带着几分淡淡忧愁的男子,这一刻却是展露出了笑颜。

“轻泽可还记得琉璃若?”

闾丘默霆也是跟着出声了。

“轻泽哥哥可还记得小弟?”

听到这两个声音。

榻上一副懒洋洋的男子,那张同样懒洋洋且不羁的脸上,却是一滞。

而就在这个时候,三道人影已经自门外走了进来。

羽轻泽的目光,分别在冷月离若还有闾丘默霆两个人的脸上落了落。

然后他的目光便锐利地停在了百里落嫣的脸上。

声音也跟着沉冷了下来。

“琉璃若,闾丘御霆们两个好大的胆子,居然不但敢潜入我的八皇府,还带了人来。”

冷月离若与闾丘默霆两个人刚想要解释。

不过百里落嫣却是率先开口了。

一袭青衣的少年,目光清澈而干净,里面是满满的惊艳与赞叹。

不但冷月离若与闾丘默霆没有想到,就连羽轻泽也没有见过当着他的面儿居然还可以如此大胆的人。

百里落嫣的双手轻击掌。

由衷地赞叹。

“遥映人间冰雪样,千娇百媚胭脂点。”

冷月离若:“……”

闾丘默霆:“……”

两个人的心里同时冒出了两个大字:完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