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黄片,app 未分类 黄瓜视频下载污版app在线观看

黄瓜视频下载污版app在线观看

【 .】,精彩免费!

面对剑尊的自言自语。

楚岩停下剑。

没急着去杀。

而是安静听着。

剑尊,跑不掉了。

剑尊释然而笑:“到最后,会明白,这所有一切,皆为虚幻。我,皆为棋子,只不过,我比更早一点落子而已。”

“楚岩,不要死,活着,活到最后,看见那绝望的一幕。”剑尊大笑:“活着,才更加绝望。”

“我不会绝望的。”楚岩突然道。

剑尊楞下。

“我只会努力变强,将绝望留给他人。”楚岩再次道。

“哈哈,哈哈哈。”剑尊狂笑:“好一个将绝望留给他人。我拭目以待。”

湖边小呢感受清凉季

旋即,剑尊转身,看向远处比他还惨一点的枪尊。此刻,枪尊一身盔甲崩裂,浑身染血,连握着长枪的手都在发抖。

“后悔吗?”剑尊道。

枪尊独眼看向剑尊,释然一笑:“有何后悔?昔年,吾等背负骂名,成护道者走狗。如今,死又何曾不是一种解脱?”

“也是,既然如此,兄弟,最后一起吧。”剑尊道。

枪尊哈哈大笑,旋即他低头,哪怕伤到这一步,他眼眸仍然锋利至极,突然落在仙域龙山上一道人影上。

望风。

楚岩瞬间察觉,气机震动,他怕枪尊在最后一刻对望风不利,可马上,他眉头一皱,停止下来。

枪尊感应到冷笑声:“吾等虽非好人,但却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否则,以为吾等真不能拼死灭了半个仙域?”

楚岩不言,却依旧死死盯紧枪尊。

枪尊也不在意,凝视望风,良久,突然叹息声:“看来,不灭神帝是真的陨落了。”

望风皱眉:“认识我?”

枪尊苍茫一笑,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枪途,自言自语道:“昔年,兵家有一少年,天赋平庸,自幼被人欺辱。可后来,他遇见一位怪人,那怪人和他说,何必在乎他人目光,修自己的道便可。”

“少年不服,他说自己想修枪道,可当年,后天已成,天道镇压万道,哪来的什么枪道。”

“那怪人对少年微微一笑,说,认为有,那就有,道在心中。随后,那怪人抬手指天,一拳轰碎九重天,在天道之外抓来一缕枪道,赠送于我。方才有我。”

“我将枪途炼化为此神兵,穷其一生温养,想着将来有朝一日,能再见这怪人一面,但却再无机会。”

“后来,我偶然知道,那怪人,自诩不灭。”

楚岩闻言,微微震撼下,当年,不灭神帝这么生猛吗?

一拳轰破天道,夺枪途而归?

枪尊看着手中长枪,有些许不舍,但突然展臂一挥,将神枪送向望风身前:“今日,便物归原主吧。”

“噗!”下一刻,枪尊切断与神枪关联,吐出一口鲜血。

望风手握长枪,伸手摩擦下,有着些许茫然。

剑尊始终看着,没说话,既然有了决定,便不会后悔,作为兵家天尊,他败的起。

他目光也在仙域巡视一圈,眉头却皱下,最终看向楚岩,苦笑道:“真不想成全的。可惜了,仙域少了些用剑的好苗子。”

闻言,下方君王撇撇嘴:“骂谁呢……老子不是啊?”

剑尊看向君王,微微一笑:“我的道给,敢修么?若敢,我给。”

“不稀罕。”君王翻了翻白眼:“当我傻啊,老子修源道,一道当万道。”

“哈哈,君王,有趣。”剑尊大笑声,没多言,最终目光落在邪剑上,想了想笑道:“昔年,我曾问过,跟随我可好。那时,说我剑心不纯粹,不配执。那时我不服,当年,剑道之中,我已为至尊。但今日,我懂了。斩神,眼光很好。”

这时,邪剑幻化出一道虚影,看向剑尊,思索片刻:“是?”

“没错,是我。”剑尊笑着点头:“罢了,之剑魂已被封禁,今日,我助一臂之力,还昔年指点之恩。封禁的,我能感觉到,非我一人之力可破,但我全力一剑,却也能唤醒些许剑魂。”

言罢,剑尊手掌抬起,全力融入手中剑途,除此外,他还吐出一口精血,随之斩向楚岩。

“不要抵抗。”

楚岩眉头皱下,却见这时邪剑破鞘而出,主动迎上那一缕剑光。

“嗡!”

瞬间,双剑相撞。

轰!

天地一阵巨颤。

万剑荡漾。

这一刻,楚岩都感觉精神恍惚下,仿佛被一剑芒穿透一般,退后一步。

而这时,楚岩清晰看见,那缠绕封锁邪剑三百余年的黑色锁链,之前

从来没有动摇过,却在这一刻噹一声摇晃下,竟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痕来。

一直黯然的邪剑也泛起些许光亮。

“斩神的剑魂醒了。”这时,时光神剑道。

楚岩点头,他感应到了。之前,邪剑只是比寻常剑坚韧,但却和真正的神兵差许多。可此时,有了那么一点神韵。

“噗!”剑尊再次吐血,看向邪剑,苍茫而笑:“去寻要找之人吧,斩天,斩道,希望真的有那一天。”

邪剑看向剑尊良久,突然道:“谢了。”

剑尊没在说话。

楚岩这时脸色则有些复杂。

怎么回事?

打到最后,剑尊和枪尊这是弃暗投明了?

关键是,为何楚岩突然有一种自己才是大反派。自己才是大坏蛋,大恶人的意思呢?

不是,啥意思啊。

楚岩脸很黑。

这时,剑尊将一切力量融合邪剑,连他的天道都快崩了,他活不久了,看向楚岩,眼神中竟流露出一丝善意:“楚岩,比我想象中成长要快。若知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我或许不会选择来仙域,甚至会选择去赌一把……”

“当然,到现在,我说再说也枉然,不会放过我。我一样没有退路了。不过,楚岩。既能做到这一步,或许真的有机会呢。楚岩,将来若真的大战,若赢了,希望能看在今日我等燃烧一切的面子……放兵家一马。”

“兵家……不强,很弱,吾等入护道,也只为兵家求存。”剑尊叹息:“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像一样,有选择的机会,有反抗的力量。有一个好的母亲,有好的身世和背景。甚至连命运都在眷顾。我们没有,想活着,只能求全。”

“兵家,不强,可也是单独一道,以为……我们愿意走天道吗?”此时,剑尊的声音有些凄凉、自嘲。

楚岩沉默,从剑尊的话中,他听出一些东西。

护道者中,未必所有人都是一条心。

他们可能也是被逼的。

此时,剑尊还在凝视楚岩。

直到楚岩缓缓点头,剑尊才露出一抹笑意。

而这时,天道波动,有黑暗的灭世漩涡诞生。

剑尊和枪尊神躯都颤下,抬头看去一眼,笑道:“说了太多,看来有人容不下我们,劫难来了。这世界,走一遭,值了。”

旋即,剑尊目光一转,突然看向楚岩,正色至极:“小心仇穹……他,护道者!如今九天,皇者不出,他为护道领袖!”

“他,神帝了!”

“吾等寂灭,他不会放心,他快降临了!”

楚岩目光一缩。

然而,不给他再去多问的机会。

“轰隆隆!”

天劫降临,贯穿剑尊枪尊。

轰!

这一刻,两位至强,灰飞烟灭。

甚至死后,都没有天悲。

只有天颤,和一丝丝的冷意。

楚岩抬头看向漩涡,眼神中一样带有一抹怒意。

好狠的天。

兵家三绝,也算是为护道者卖了一辈子命。临终,诛杀时,竟连一滴泪水都不曾落下。

但此时,楚岩没太多心思去为剑尊三人悲悯。他更多的顾虑,是剑尊最后的话。

仇穹是护道者?

而且,达到神帝级了?

这令楚岩内心更凉。

旋即,他有些后悔放走仇坤了。

但好在,此刻仙域已被封。

除了这里的人,其余人并不知晓他的真正实力。

他还有机会。

神帝,区间很大。

五百万到一千万道源,都可以被称之为神帝。

甚至超过一千万,只要神途没有打破百万米封禁依旧算神帝级。

这让楚岩感到巨大压力。

若仇穹只是初入,那他借道,加上各种加持,未必不能一战。

但万一不是,而是在神帝中修到后半程,近千万,那绝对是毁灭级的。

他根本无力抵挡。

意识到这,楚岩明白,自己的实力还不能暴露。

否则,很可能真会引动仇穹注意。

想到这,楚岩抬头看向上空,还有许多人在。

界妖反应极快,声音都尖锐些:“楚岩,我刚才什么也没看见!我不知道!”

楚岩没理界妖,目光在海主几人身上一一扫过,目光闪过一抹冷意。

按照他的想法,自然是全部斩杀最为稳妥。

但这时,楚君突然传音:“不能杀。这些人未入生门,是有人在暗中控制。他们的存在

,本身便是为了牵制仙域。护道者不会看着仙域在九天一方独大。只有他们活着,才能让护道者安心。”

楚岩点头,这个道理他也懂。

海主等人不死,那在护道者看来,仙域还不算失控。但若楚岩将其都杀了,九天剩下的天尊都在仙域,护道者绝不会允许。

等到时候,若不阻拦,楚岩甚至可以一人扫荡九天,道统世界。

一旦这样,光论道统力量的话,楚岩甚至可以和天皇一较高下了。

因为天皇的道统,是所有天道。楚岩,是九天世界,两者,其实是无限重合的。

可不能杀,楚岩真的有一丝不甘心。

“呼!”楚岩长舒口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