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6_a3978

“不用妄自菲薄,既然能来到这里,就已经证明了的天赋,而且有大衍剑诀的帮助,再加上前六重的基础,十年内将其补并不是一件难事。”

剑九淡淡地道。

“十年?”

云逸眉头皱了起来,他知道大衍剑诀能够推演拔剑术,但是却需要在这里呆十年时间,实在是让他难以接受。

毕竟,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哪有时间在这里耽搁十年之久。

而且自己在这里呆这么久,冷姬他们怎么办。

“可知道来这里多久了?”

剑九看出了云逸的想法,笑问道。

“来这里多久了?”

云逸还真没想过这件事情,于是根据自己的感觉猜测道:“具体的时间我不是很清楚,但至少也得有半年多了吧。”

第一关他通过的很快,最多用了三天而已,真正耗时间的是第二关。

不论是参悟剑法,还是利用大衍剑诀推演剑法,都耗费了不少的时间,半年恐怕是最低的标准了。

油画般的少女油菜花地里高清唯美写真

“准确的说是差三天到十个月整。”

剑九给出了准确的时间。

“这么久!”

云逸吓了一跳,虽然他也知道此次考验肯定用了不止半年的时间,可是没想到已经过了九个多月之久。

这也太快了。

“是不短了,那知道,此时外面过去多长时间了吗?”

剑九又问道。

“怎么,难道这里的时间流速和外面不同?”

云逸何等聪明,立刻就明白了剑九的意思,他这样问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不错,此地的时间流速乃是外界的一百倍,也就是说这里过去一百天,外面也只过去了一天而已,也就是说,在这里呆了十个月,但外面不过是过去了三天而已。现在还觉得十年的时间很长吗?”

剑九明笑道。

“这是怎么做到的?”

云逸有些震惊,他知道时间是最难掌握的一种力量,在下界的时候,也需要数名仙帝同时出手才能做到。

飞升之后,控制时间的难度就更高了。

而这个剑九只有至仙的修为,怎么可能改变时间。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这十年的时间还真不算是很长,算下来,外面也就才过去一个多月而已。

“这并非本座之功,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等通过考验之后,本座不仅会告诉原因,还会给一场造化。”

剑九没有细说,但也算是给云逸一个激励,让他用心参悟。

“既然如此,那晚辈便试上一试。”

云逸眼睛亮了起来,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以至于很多手段没有好好地修炼,现在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好好修炼一番,巩固自身的基础。

“那就开始吧。”

剑九满是期待地道。

“前辈,我还有一个问题,此次参加考验的人里有几个是我的朋友,他们现在没事吧?”

云逸问道,之前的考验他也是心有余悸,可见这考验并非是毫无危险,马冲之所以那样说,很可能是他之前接受的考验并不危险。

所以他此刻还是挺担心冷姬的。

“没事,他们已经被本座送出剑冢。”

剑九道。

“那就好。”

云逸这才放下心来,然后盘腿坐下,开始利用大衍剑诀推演拔剑术。

不过他也没有将部的时间都用来推演,而是做了一个计划。

他将一天分为三个时段,白天用来推演拔剑术,到了晚上,他则用来提升修为和磨练自己所掌握的诸多手段。

虽然每天都过得十分辛苦,但云逸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充实。

毕竟,他飞升仙界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安逸地修炼了,不是在战斗,就是在战斗的路上,一刻也没有停歇。

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他自然不会浪费。

剑九也没有去打扰他,见到云逸进入状态之后,他便返回到棺椁之中,毕竟现身出来会消耗更多的力量。

而他此刻就是无根的浮萍,如果没有棺椁的滋养,他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消散。

修炼无岁月,转眼之间,云逸就已经在这里修炼了十五年的时间。

嗡!

这一天,盘膝而坐的云逸身上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凌厉的剑意,整个人就像是出鞘的利剑一般,势不可挡。

在这剑意的影响之下,墓室内的情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有人在这里,绝对会跟受到极其强烈的压力。

此情此景,与龙跃使用的剑势有些相似,但却弱了许多。

“好小子,竟然在推演拔剑术的同时,悟出了自己的剑道,身上的剑势也已经初步成型,果然没让本座白等这么久。”

剑九也被惊动了,直接从棺椁中浮现出来,感受到云逸身上得到变化之后,眼底流露出了一抹惊喜之色。

原本他之所以看好龙跃,就是因为他悟出了自己的剑道。

对于剑修而言,悟出自己的剑道比掌握世间的任何一种强大的剑法都重要的多,这可是直指大道的东西。

龙跃能够在金仙之境便悟出自己的剑道,其天赋可见一斑,将来的成就也注定要凌驾于自己之上。

原本他觉得云逸所学甚杂,很难达到这个境界,所以他才提出帮助云逸梳理所学,并为其重炼剑体的提议。

被他拒绝之后,自己也就不抱什么希望了。

但现在他才发现,云逸的天赋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恐怖。

以六重真仙之境便悟出自己的剑道,比龙跃还早了足足六个境界,这其中的差距已经不言而喻了。

这时候,云逸也睁开了眼睛,一抹精光赞叹地一闪而逝,身上的气势也在这一刻完内敛,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人一样。

随后他又抬起右手,一道道剑气破空而出,打在墙壁之上,一时间石屑飞溅。

没多久,一段段文字跃然其上,正是云逸这些年来推演出来的成果,七到九重拔剑术的部内容。

“剑九前辈,晚辈幸不辱命,将拔剑术补了。”

做完这些,云逸转过身来向剑九鞠了一躬,他能够获得如今的成就,前六重拔剑术以及大衍剑诀的功劳居功至伟。

剑九和他之间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

所以这一拜,是他应得的,也是自己应该做的。

“好好好。”

剑九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他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的激动,一双眼睛也是紧紧地盯着云逸补的部分,再也无法移开分毫。

1